您的当前位置: 历史课程网 > 教材教辅 >
在敌兵距离邺城还有八十余里的时候
时间: 2020-01-14

  公元304年(晋永安元年)七月,一支由鲜卑、乌桓两万人构成的雄师,从蓟城(今北京)出发,他们一路向南,前去攻打邺城(今河北临漳)。

  其时他们正行军至易水之滨,将这些抢来的妇女八千余人,全部杀死沉入河底,令易水都为之断流。

  但是这个王浚的命实在是太好了。公元266年(泰始二年)王沈逝世,但他没有儿子,王氏家属这才立王浚为子嗣,担任了他父亲博陵公爵位,官拜驸马都尉。

  虽然,此时的石勒也好,刘聪也好,可能王浚之流,他们并没有什么正邪之分,在五胡十六国时期,只不外成王败寇而已。

  《晋书》在形貌这一段暗中的汗青时,感应地记实“黔庶虐待,自此始也”。

  乌桓酋长羯朱当作都王弃城逃跑了,就带兵在后头紧追不舍。这样雄师就一直追杀到朝歌,眼看实在是追赶不上了,就放弃了司马颖,返转头来到邺城来抢劫杀人了。

  而这三个王,也破裂成了两个阵营,邺城的成都王与长安的河间王是盟友,洛阳的东海王则和王浚是盟友。

  由于太子司马遹冒犯了贾南风,被废掉太子之位,押解到许昌的金墉城给软禁了起来。

image.png

  想跑?往那边跑!

  这支步队让人看了只以为怪怪的,士卒们扛着大包小裹,步队里头还掺杂着很多妇女。这哪是作战队伍,的确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呀,这让敌军知晓了,还不笑掉大牙?

  看到这满城的哀嚎声,一种复仇的快意涌上王浚的心头。

  这次王浚借到的鲜卑、乌桓兵,就是要去打盘踞在邺城的成都王司马颖的。

  开始贾南风做梦也没有想到,司马遹的被害,却激发了西晋朝廷的大地动,造成了“八王之乱”。

  厥后羯族首领石勒崛起后,用计骗杀了王浚,并将他的头颅送给了匈奴的首领刘聪。

  这是不是游牧民族来内陆抢对象来了?因为凭据已往的习惯,每年一到秋季,游牧民族城市大举入寇华夏,跑到内陆汉人这里劫掠一番。

  让黎民蒙受如此的惨祸,始作俑者就是王浚。他厥后也没有好下场,最后遭到了报应。

  这个幽州都督王浚是何泉源?

  司马颖一看仇人来势凶猛,在敌兵间隔邺城尚有八十余里的时候,就裹挟着晋惠帝与母亲程太妃弃城而逃。

  成都王司马颖是故太子司马遹的亲信;而王浚则是暗算太子的凶手。

  此时王浚已经官至骠骑上将军、领幽州刺史等职。

  邺城其时是北方最富贵的多半市,居住在这里的老黎民,平日里都以本身是都邑人而孤高呢。但是这个曾经的天堂,如今却酿成了人间地狱。

  本来他是个私生子。他的母亲赵氏身世贫贱,只因常进出骠骑将军王沈家,和主人发生了私情后,才有了王浚的。

  此时的司马颖已经在浊世中崛起,被朝廷册立为皇太弟。凭据规制,只要天子司马衷一死,他就是西晋的天子了。

  各人好,这里是趣汗青小编,本日给各人说说八王之乱的故事,接待存眷哦。

  但就这样,贾南风照旧不放过他,必欲除之尔后快,于是贾南风命令,让王浚协助阉人孙虑,鸩杀了太子司马遹。

  于是王浚溘然命令整肃军纪,命令不得挟藏妇女,违者斩首。

  王浚目光看得较量远,他以为光靠本身的实力很难在这个浊世驻足,于是预先和他治所四周的游牧民族开始联婚。

  军令一下,这些游牧民族的士卒也不敢违背军令呀,可是得手的战利品,留给仇人又不宁肯甘心,于是处于一种失常的心里,他们开始惨杀俘虏。

  可是,这次还不是他们主动来抢劫的,而是幽州都督王浚请来辅佐他前来作战的客军。

image.png

  他先将大女儿嫁给了段氏鲜卑的首领段务勿尘,又将另一个女儿嫁给了宇文部落的宇文素延。这一结亲戚,王浚的实力即刻壮大了很多。

  鲜卑、乌桓在邺城掳掠数日,收兵返回幽州时,不单带走大量的金银财宝,还掳走了大量的妇女。

  这一来邺城的黎民可遭了浩劫了。

  “八王之乱”打到后期,www.7068.com,汝南王、楚王、赵王、齐王、长沙王全都死于横死,最后就剩下成都王司马颖、河间王司马颙、东海王司马越来竞赛天下了。

  他们这个分配是有汗青原因的。

  可是王沈对他这个私生子十分的藐视,并没有感受到他的存在。

  王浚一入政界,他的投机谋求才气获得无限的释放,很快就进入了皇后贾南风的麾下,成为了她的得力干将。

  司马颖当了天子,自然没有王浚的好果子吃,所以他选择了与东海王司马越缔盟,以抵挡司马颖。

image.png



友情链接: PK彩票 pt游戏厅 pt真人 pt游戏 RB88热博官网
Copyright 2019-2020 http://www.wyy4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